<output id="zzq8m"></output>

          <legend id="zzq8m"><tt id="zzq8m"></tt></legend><cite id="zzq8m"><u id="zzq8m"></u></cite>
          你当前位置: 首页 > 美文悦读 > 详细内容
          高空出锦绣
          来源:光明网 作者:唐兴顺 2018-12-25 09:34:29
          浏览字号:
          0

            去年秋天,我和朋友到柏尖山看红叶。一年里琐碎的日常生活并未模糊心中的风景,时间反而成了放大器,柏尖山的红叶在我心中愈加美艳繁华起来。

            回忆总是从那一道山岭开始。盘旋的道路把我们从盆地抬升到高地上,刚才还是零星的红叶,现在一下子大面积地呈现出来。单说红叶也不精准,应是许多种正在变化中的多彩之色,比如从绿、从黄向红过渡的那种难以形容的颜色。即便是红的,也分为浅红、水红、粉红、深红、朱红、酡红等等。没有完成过渡仍然青绿着的叶也不少,她们像时间之河彼岸的青春少女,拥挤在桥头,争相朝红色过渡。有的在途中改变了主意,停顿在黄的节点上不再朝前迈步,那样子也十分好看。

            我们在一条被红叶掩盖着的小径上走走停停,一次次地把某一片叶子拽到眼前欣赏。此处的红叶叶片特别大,有的竟和人的手掌差不多,红得也特别透,特别自然,这是从空气和阳光里漂染出来的,磨不去洗不掉。太阳升高,红叶鲜亮如初春新发的嫩花,娇艳欲滴,充满生机,像在拔节生长。阳光把空气照成一面薄纱,恍惚着,稀薄着,笼罩在山梁之上,在天地间抖动。岭与岭之间的缓谷和坡地上,也一律被锦绣般的红叶覆盖着。在阳光与空气的作用下,这些沟谷和凹地似乎都在升腾,与山岭相齐,眼前展开一幅大到天边的图画。远处天空漂浮着几片白云,云朵投下的阴影笼着红叶在地上移步换形。人也似乎融进了画面,来到某处神秘地界。

            拨拉着挂满红叶的灌木丛顺着岭脊继续往上走,一个小时后进入一处平缓的圆形台地。红叶在四周簇拥,好像有意腾出这片空地用来接待山外来客。空地中间有一棵枫树,树干如屋檩,树冠圆如伞,树叶密匝,红黄相间,在微风和阳光里婆娑如语。它有一个饱含深意的名字——“盘龙枫”。绕树三匝发现,它的根一半在土里一半在地表,在地表的部分奔突缠绕,如雕如塑,将那形状说成是一条“盘踞之龙”似乎是不过分的。把龙和枫融为一体,把这样一个图腾般的符号引入红叶腹地,是颇耐人寻味的。

            在空地的东部边缘,一道陡峭的峰峦拔地而起,沿着台阶向上走,人迅速被抬高。石阶细窄,不断折回地向上延伸,像不断变换姿势的几挂长梯连接在一起。风吹着衣衫和头发,上来时所有走过的地方现在都清晰在目。整个柏尖山区的红叶像一张巨大的彩色地毯,平展展地铺在脚下,飘在天地之间,像神话传说里的神毡,用来覆盖人间某些不美的东西。在“天梯”上再登几阶,即见一间窄小的神庙,石雕彩塑把小庙打扮得玲珑精致,像一柄被举到云端里的红叶。庙的门楣上写着三个字:灵霄殿。灵霄谐音凌霄。这样的称谓再恰当不过。人从人间来,走到这个最接近天的地方,也是距理想最近的地方,烦恼化为欢喜,幸福得以张扬,凌霄一步,怀抱洞开,精神如花!

          责任编辑:卢琳

          返回首页

          点击热榜

          热门图片

          • 客户端
          • 官方微信
          亚博竞技官网